陈演和朱纯臣刚刚给我上了一份劝进书既然如此

作者: admin 分类: 腾讯分分彩开奖号码手机端 发布时间: 2018-07-27 11:23
想见闯王?容易,绑起来很快你们就能能见到了。”
 
    那军官冷笑道。
 
    “将军,你们没有能力在短时间闯过我这一关,这一点我想你也明白,而陛下已经准备自尽,所以我会给他争取时间,这样你们就算解决了我,最后也只能得到陛下的死尸,但是,请相信我,陛下的死对你们没有任何好处,而且你们的闯王也绝对不想得到一具陛下的尸体。”
 
    杨庆说道。
 
    那军官犹豫了一下。
 
    “将军,我们走不了,我再能打也不可能以一敌百,还能保护陛下父女三人的周全,那么你又有什么好犹豫的,难道这样的大事你有权代替闯王做什么决定?赶紧点,把闯王请来,另外去弄点吃的喝的,好歹这也是咱们双方最高层的会面,你们总不至于连点酒菜都没有吧?”
 
    杨庆不耐烦得说。
 
    那军官叫过副手嘱咐几句,紧接着出去上马离开。
 
 第九章 陛下,不如二位同饮一杯?
 
    半个时辰后。
 
    “你这个小贼很能跑啊!”
 
    李自成似笑非笑地对杨庆说道。
 
    “再能跑也终究是徒劳,无非就是网里的鱼,没收网时候还能蹦哒,到您收网时候也就只能等着下锅了。”
 
    杨庆忧伤地说。
 
    “哈,哈,那今日就烹了你这条鱼。”
 
    李自成笑着说。
 
    “有传闻陛下烹福王,还与鹿同煮号为福禄宴,不知是否属实?”
 
    杨庆很不懂事地问道。
 
    “那岂不是脏了一只鹿?”
 
    李自成冷笑道。
 
    事实上他根本就没那么干过,福王朱常洵被他杀死后,承奉崔升守着死尸向其哭求,最后得到了一副棺材埋葬,然后崔升自杀在福王坟前,至于福禄宴什么的,只不过是为了坐实他残暴形象而编出来的故事,李自成不是什么好人但也没重口的那种地步,就像他所说的,那岂不是弄脏了一头原本算美味的鹿。
 
    “我亦有同感!”
 
    杨庆点了点头说道。
 
    说完他跟着李自成走进去,李来亨也同样跟随而入。
 
    而此时房间內已经真如刚才他所说摆上酒宴,这是那些士兵送来的,主要是杨庆的确饿了,毕竟他就跟只发qg的野猫一样,整整一下午再加半晚上都没停下,李自成很显然也觉得这样更符合身份,所以很爽快地送来酒宴。
 
    而崇祯面无表情地居中而坐,王承恩侍立在一旁,那些内操环绕四周。
 
    李自成根本看都没多看,径直走到崇祯对面坐下,李来亨侍立在他身后,杨庆则站在一旁充当侍者,此外没有别人了,让他意外的是李自成连牛金星之流都没有带着,就他和李来亨两人,反正他们也不担心崇祯耍什么花招,外面早已经团团包围,城里几十万他的小弟,这边有什么耍花招的资格?
 
    让杨庆挟持李自成?
 
    那他们等于自杀。
 
    坐定后的李自成与崇祯对视着。
 
    他俩也是第一次相见,此刻都有些好奇地看着对方,对于崇祯来说,这可是害得自己家破人亡的反贼,当然,对于李自成来说崇祯也是此前他征战路上的终极boss,如今同坐一桌,相距咫尺,一时间谁也想不起说些什么。李自成这时候已经进了皇宫,搜刮库府也没找到几两银子,反而在崇祯寝宫搜出一堆补丁衣服来,原本那个荒y无度的昏君形象也已经崩塌了,毕竟一个皇帝箱子里的衣服甚至还不如他抄的那些土豪劣绅,这也未免太毁三观了。
 
    此刻的气氛有些尴尬。
 
    “陛下,不如二位同饮一杯?”
 
    杨庆小心翼翼地说。
 
    “汝因何而反?”
 
    崇祯没理他,看着李自成说道。
 
    “我原本是个驿卒,陛下裁减天下驿站,我因丢失公文被裁,这也算咎由自取,我也没什么怨言,只能回乡务农,但西北旱蝗相继,种出的粮食连自己家人都养不活,自然也没钱交朝廷的赋税。我自知赋税逃不掉,只好去借艾举人的高利贷交税,到期之后艾举人逼债,这时候西北还是大旱都人吃人了,山沟里被父母丢弃饿死的小孩到处都是,我又怎么可能种出粮食还债。结果被艾举人告到县衙,然后县令把我枷了示众并且受艾举人所托准备用我杀鸡儆猴,弄死在监狱里震慑其他欠债的,我侄子劫狱把我救了出来。那时候一怒之下索性去杀了艾举人一家,然后逃亡甘肃投军当兵吃皇粮,可惜皇粮也没得吃,当官的喝兵血贪墨军饷,我们当兵的几乎就没有吃饱饭的时候,崇祯二年甘肃边军奉调去打女真,这可是要我们去拼命了,可即便要我们去拼命了也一样不发饷,我们索性兵变杀了参将,至此就再也没回头。”
 
    李自成喝了杯酒说道。
 
    “不是我不想当良民,但凡有吃有喝谁乐意造反?可这世道不让我当良民啊!”
 
    他接着说道。
 
    崇祯默然不语。
 
    “那你呢?”
 
    杨庆问李来亨。
 
    “我全家饿死,就剩一个,你说我因何造反?”
 
    李来亨冷笑道。
 
    “陛下,你的确不是个昏君,但可惜,你也给不了百姓温饱,朝中文武百官皆贪赃枉法,地方土豪劣绅强取豪夺,老百姓饿殍遍野,陕甘一带草木观音土都吃干净了,饥民连苍蝇都吃光了,父子夫妻皆相食,既然饿死是死,造反最多也不过一死,那我们为何不造反,难道真像官老爷们说的做个安安饿殍?”
 
    李自成说道。
 
    “这,这都是天灾岂能怪陛下。”
 
    王承恩说道。
 
    “天灾?为何不救济?难道天下全都饥荒?难道江南四川没有一点余粮可救济灾民?纵然不救济,哪怕免赋税也给老百姓点活路,但为何不免税减税反而加税?朝廷难道只知道收百姓钱粮,而无需管百姓死活?就算牧羊还知道不能让羊群饿死呢!再者百姓加税为何官绅连交都不用交?奸商囤积居奇,一石粮卖好几两银子为何无人管?陛下为天下之主,天下皆陛下子民,当一视同仁,那为何坐视一些鱼肉另一些?既然你们不给我们活路,那我们也不给你们活路,要死也拖着你们一起死!”
 
    李自成冷笑道。
 
    “若然,尔亦非穷凶极恶。”
 
    崇祯缓缓说道。
 
    “穷凶极恶?陛下该看看那些官吏豪绅是如何催粮逼捐的,那时候你就该明白谁才是穷凶极恶。”
 
    李自成冷笑道。
 
    “尔将如何待朕?”
 
    崇祯问道。
 
    “陈演和朱纯臣刚刚给我上了一份劝进书,既然如此我就不好让他们失望了,不过你放心,待我登基后少不了你一个王,就凭你那些补丁衣服我也不会为难你一家,你们父子都在这京师老老实实过日子吧!”
 
    李自成说道。
 
    “那个,闯王,虽然我也算人微言轻,但有些话我还是想说一下。”
 
    杨庆小心翼翼地说。
 
    “说。”
 
    李自成说。
 
    “您想过以后最大的敌人是谁吗?”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